那是個有些特別的滑梯,特別在滑梯下方有個小小的門

一個大人鑽不太進去,小孩卻能穿梭自如的可愛的門

光這個門,就讓溜滑梯這件事,變得有趣又複雜了

 

本來溜著滑梯的米果,被玩耍的聲音吸引過去

想要玩卻進不去,因為那已經是其他小朋友的家了

不得其門而入的米果,像媽咪求救

我瞧了瞧,跟他說:那是姐姐的家ㄟ,你要不要問問他能不能去拜訪她?(因為當一家人這提議顯然難度有些高)

又被拒於門外的米果,再度跑回來,我說:看來姐姐現在不歡迎客人ㄟ,那,想想其他辦法或過一陣子再去拜訪吧

不會讓自己一直玩不到的孩子,迅速的轉移了玩耍目標,但沒有被滿足的情緒還在

 

過一陣子,門下空空,逮到好時機的米果,終於可以去玩那個門了(是有那麼好玩嗎?)

這會換他佔地為王了(我暈~孩子你忘了剛剛你進不去的失落嗎?然後現在換你把別人擋在門外?)

我瞧著他怎麼保護他的秘密基地、看著其他孩子怎麼展現想進去的意圖

有的人動嘴、有的人動手、有的孩子還使用了工具

看著米果堅守城門(甚至要離開的時候還要我幫他看門)、選擇伙伴,轉而玩其他遊戲

這些過程、畫面,讓我想了很久、很多

 

當天回家後,和他聊著這段遊戲

米果對於我不願意幫他看門是有些不悅的,不過他了解也(只好)尊重我的作法

對於我跟他提到的同理心,他其實也是了解的,但是我也知道他是還作不到的

 

之後,這段畫面一直在我腦中不斷播放著

我想到,其實,這段過程,身為大人的我們也是這樣作的,不論身在職場、商場、政界、學界,大人們也是這樣的

然後我們稱這段過程叫做:墊高門檻,增加新進者的進入障礙

對待孩子,我居然認為他不夠同理心,忘了自己當初在門外的感受

其實孩子沒忘,就是因為沒忘、因為害怕失去,所以緊抓不放

 

有人說,那是公共空間ㄟ,誰都可以玩

是阿(不然我們去公園幹嘛~)

不過先來後到這種規矩是誰訂的?劃地為王這種行為在大人的世界也是施空見慣

不然那一片片被劃為飯店領域的海灘、一段段被分為誰誰誰的灌溉水流、甚至包括面海的房間硬是比不面海的房型貴是什麼道理

不然那個覬覦別人土地上(下)的石油、鑽石、礦產,然後用各種方式掠奪的又是什麼道理

那個取自地下湧泉或是海洋的水,換來白花花的銀子又是個什麼道理

公共的...其實是另一個很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

大人們都看不到的事情,能這麼要求小娃兒們嗎...

 

為什麼希望米果別緊抓著那片門...

因為我知道,開放來玩,也許會更好玩(但是真的嗎?)

因為我想,當一個把孩子敎地很好的媽媽(到底很好是什麼?這樣的評價是為了孩子還是為了我自己?)

因為我不想,看見其他孩子像米果一樣的失落(雖然那也是一種經驗)

也不希望,米果因為抓著那扇好不容易才玩到的門,少了朋友少了看到其他好玩事物的眼光(取、捨,我自己都還學不會的哩@@)

 

然後...我發現

其實...我該做的

不是幫他制訂規則(或是引導他去設立規則)、也不是衝上前譴責不讓他加入的孩子、更不是替他守著那片門

而是

在他不知所措需要協助的時候,給他一點點他可以自己想出來方法的提示

在他失落、傷心、不被滿足的時候,有個地方能呵護一樣受傷的地方

當然,傷口還是會痛,但是被照顧著的傷口,會比較快樂

在他成功防守的時候,提醒他,看看其他人的眼睛和心情

在他防守失利的時候,陪他看看遼闊的世界

 

我想起,學開車的時候

頭一天,就在寬寬的空間,踩著油門跟煞車(嗯~還有離合器),感覺著踏下去的感覺

然後我學會掌控速度

後來,學停車、S型彎道的時候,教練敎了口訣,學的很快、停的很美、彎的很帥

不過,隔了幾天的放假,教練有事在忙,讓我自己練,我硬是把車子橫橫的卡在S型彎中,然後

動   彈    不   得

因為我其實根本就沒學會

教練解救我之後,我繼續乖乖的照著口訣練著

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會

包括停車,沒有竿子、忘了口訣,我也不會停了

所以...到現在,我還不敢自己開車上路

也許,當初,教練若讓我自己感覺出那份感覺(雖然可能要花很久的時間)

那...是不是,我的駕照就有機會不是被貢起來,而是可以讓我悠遊穿梭的幫手

我當然理解,時間就是金錢

也了解,考上駕照就等於是學會開車的代名詞(績效要量化嘛)

只是...我要我的孩子長出什麼能力?

獎狀很多、稱讚很多?還是扎扎實實的經驗著每一份經驗,從每一份經驗中扎扎實實的體會屬於自己的感覺

 

我感謝著孩子們演出的這一幕,雖然又讓我想白了幾根頭髮

撇開所謂的應該與教養,我真的看到很多、學到很多

我猜想著,如果我能給孩子那麼大的空間去嘗試,他長出來的能力,會是個什麼樣貌

雖然我知道旁邊的教練頭髮會一直白下去、會需要常常去解救可憐的車子

重點是,那位教練的績效在他老闆的眼中會很差

那...教練所需要承擔的,我是否承擔的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奧 的頭像
小奧

穿梭過往,依然佇立

小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飛行鳥
  • 看著看著
    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女兒很小時
    帶著她去M餐廳
    在裡面有個遊樂設施
    結果有一組哥哥和姊姊佔地為王
    女兒進去玩還會被欺負
    她哭著走出向我說
    我只有回答她 若是吵架就不要玩
    她做了一件事
    向對方說對不起 還問對方可不可以一起玩
    結果對方立即讓她加入
    沒多久
    來一個年紀更大更壯的男孩子進入
    那一組哥哥和姊姊
    一起對那孩子用相同方法.....
    對方完全不理他們
    結果互打起來
    那一組人就打出去
    我女兒依舊在裡面玩......^^
  • 解決問題的能力,真的很重要也很實用
    父母不可能總是陪著解決每個狀況

    聰明的小飛鳥^^

    小奧 於 2013/09/29 2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