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收完玩具,蹦蹦蹦的跑走

果拔問:“你要去哪?”

米果:“洗澡啊”(這是什麼廢話問題@@)

果拔:“那我咧”

米果:“你也進來啊”(這有什麼疑問嗎?)

果拔:“你不牽我喔”

米果:“你自己走啊,跟在我後面呀”(啊不然咧)

果拔(撒驕):“你可以牽我一起走嗎?”

米果依然很成熟的走回去牽把拔

 

 

 在浴室旁邊笑彎腰的小奧覺得:這兩個人的身分應該要顛倒過來擺比較對吧

 

 

 

 

常常覺得我跟老爺各自用不太能理解對方幹嘛這樣的方式對待米果

比如說老爺仗著體型優勢跟米果打架(我覺得那應該叫做霸凌啦),不過他說這是讓米果學習怎麼面對與處理這種無法避免的情況

(因為我覺得他才這麼一點大,他能懂嗎?)

我在睡前會帶著米果感恩今天的美好,有時候我也會祈請上天祝福非家人或不認識的人,如受傷的鄰居、颱風天仍必須工作無法平安待在家裡安穩睡覺的人,像是剛剛經過的火車上開車的司機員;我希望在我這麼做的同時能讓他了解,他所擁有的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幸福

(不過老爺覺得他才這麼一點大,他能懂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奧 的頭像
小奧

穿梭過往,依然佇立

小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